>>>回 書法發表言論
90年磺溪美展書法部評審感言
彰化縣文化局舉辦磺溪美展今年邁入第二屆,與第一屆比較,今年的書法水準提昇了不少,在書寫技巧與章
篇布局或用筆方面都有不錯的表現。主辦單位並擬於第五屆起,將磺溪美展徵件範圍擴大到全國,『磺溪
獎』未來成為國內藝術界的搖籃應是可以期待的。

首先在眾多作品照片中,由評審委員圈選出10位初賽入選者,第二次複選時,由送件作品中再圈選出磺溪獎
及三件優選作品、六件佳作。獲獎者及作品評語如下:

磺溪獎:作者鄭禮勳,作品『清金農題山水詩』,用筆穩健,結構揉合漢簡及隸書,並濟以行書布局,莊諧
變化有致,表現書法的強烈節奏感。

優選:許崑松作品『古樂府詩一首』,墨法處理功夫不錯,隸書結構雜以篆法,在遲澀用筆中顯得老辣,然
部分線條略呈軟弱,為美中不足之處。

徐韶霞行草『王維過香積寺詩』,行筆流暢,充分表現跌宕姿態及墨色之變化,唯『安』字的草法似有可議
之處,且此件內容及布局方式在其他美展及書家專集內經常出現,作者應避免出品類似題材,以免被評審疑
為抄襲之作。

顏國順楷書作品『李白蜀道難』,以永禪師行楷為體,以唐楷之法為用,在抑揚頓挫中,得雅致之趣。
中國書法歷經幾千年的冶煉,時至今日已經有了燦爛與輝煌的成果,名家及法帖洋洋大觀,歷朝書家輩出,
各擅勝場;而留存書蹟則上至甲骨文、鐘鼎、石鼓、金文、大篆、小篆、簡櫝文字、隸書……等等,下至行
、草、楷諸體,可謂眾美皆備。審視前人留傳書蹟,有著嚴格的內在規律和強烈的傳統原動力,但是自從書
法成為一門獨立的藝術以來,此原動力亦受到挑戰與衝擊,書法似乎與傳統文化漸相悖離,創作與製造漸漸
混淆了,創新與摹仿模糊了。

因此,筆者提出一些學書的看法與觀念:
1、作品中高雅清逸的氣質,是書家深厚的傳統文化素養所孕育,而表現於書法的外在形式與內涵上。學問與
修養在學書者來說,就顯得格外重要。
2、「取法乎上,僅得乎中;取法乎中,斯為下矣。」, 選擇碑帖與師承在學藝過程中影響尤大。
3、「書初無意於佳乃佳爾。」技法純熟之後,當融入書家情性,而非斤斤於點畫之斟酌,乃運以自然之作。
4、創新與摹仿:
「摹仿是手段,創新是目的。」學書方式大概依下面進程: 傳統形式的臨摹-思考-改造-昇華-自我風格
。所以,保守的學書者有一輩子寫「奴書」與作一輩子「書奴」而不自覺;不務實際的人,誑言學書法不須
臨帖,我想,那是他的自由。筆者曾在何創時書法基金會主辦的『傳統與實驗雙年展』中發表感言指出--
任何藝術品的創作必須具備一些基本條件:
(1) 成熟的技法:任何藝術品的創作離開了技法,就很難讓人口服心服。
(2) 具備創作者的思想性:模仿或無法表達作者創作動機與風格的作品、可以說是缺乏藝術生命的。
(3) 具備收藏價值的永久性。
(4) 具備美的要件:如果多數人無法感受到美的存在,又如何成為藝術品?

從創作的要求來看,追摹、體驗所摹仿對象的形式風格的意趣和法度是一般層次的創作,而要體現高度的自
立性,和表現自我氣質、個性的創作,才是高層次的創作,也就是創新。

創新表現在形式技巧者,諸如用筆、用墨、結構、布局等皆有其歷史的繼承性,這是師古而獲得的。在風格
上,因融合古人及時人的成法,進行變通再創造,從而逐步創立自我風格,具有新的審美書境。書法一藝,
首重用筆,用筆之道,純乎自然,而結構、行氣、佈局章法、墨法、氣韻等亦為書法表現的種種技巧,以上
僅是個人拙見,願就教於諸方家先進。

以上言論為發表言論者所有,未經允許,請勿擅自轉載、拷貝使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