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法教室

◎ 認識筆墨紙硯

天遺瑰寶出金沙

2001/10/25 上午 12:20:58 王敬之

一千七百年前,蜀漢丞相諸葛亮為了恢復漢室江山,決定舉兵北伐。為了有一個安定的後方,他首先對騷擾其邊境的西南少數民族貴族進行了征伐,並因此導演了一部壯麗的活劇,這就是膾炙人口的「七擒孟獲」。最終實現了漢民族和西南少數民族的團結同存。

諸葛亮導演的這部活劇,舞台就在山高林密,雲封霧鎖的金沙江流域,在這裡有一個名叫苴卻的地方,離諸葛亮當年屯兵的地方不遠,除了歷史地理學家誰都不會對它留意。可是就在這江水蜿蜒奔突的懸崖峭壁上,卻蘊藏著一種極佳的硯材---苴卻石。出於這裡太過荒僻,當廣東高要縣的端溪石,安徽歙縣的龍尾石名震天下的時候,它卻一直深藏於地下,不為世人所知,直到清宣統年間以它制成的硯台,才被人們發現,並在巴拿馬國際博覽會上獲選。然而,由於要在懸崖峭壁上取材等多方面的原因,苴卻石並沒有因此被人們大量開採,相反它又被塵封了數十年,其間雖有零星的開採,但一直沒有形成規模,直到最近一位在大陸投資的台商吳金泉先生慧眼獨具,投入巨資,才對苴卻石進行了大規模的開發。

說吳先生獨具慧眼,是有道理的。因為苴卻石的品種幾乎涵蓋了中華大地所有製硯名石的品種;它們之中有的極似歙硯中最名貴的金星硯石;有的宛如紅絲硯石;有的與洮河硯石不相上下;還有的和松花江硯石難分伯仲;更有些簡直就是自然生成的「澄泥」硯石。但是它們之中的大多數,更像是製硯第一名石端溪硯石,在它的身上不僅有端溪石所有石晶;石眼、玉帶、青花、火捺、以及油涎光、翡翠斑,而且還有在端溪石中最著名的大西洞都極其罕見的冰紋凍。

別的暫且不論,僅就石眼而言,端石之眼,據《端溪硯》介紹,最大的直徑只達二十毫米;而苴卻石之眼目前已知的直徑就已達六十三毫米。端硯中石眼最多的是「宋‧端石百一硯」---在一方硯石上有一○一顆石眼;而在苴卻石上卻發現了一方尺餘的硯料上竟有石眼四五○餘顆!世界上又有哪一種硯石能有這樣的風采呢。

端溪之石開採於唐武德年間,龍尾之石開採於唐開元年間,至今都已被開採了一千二、三百年,如今資源已近枯竭。據有關資料介紹,端溪古坑,已多無佳石,僅大西洞尚能年出硯材百餘方,其價值已是平常人所不敢問津。在這兩處名貴硯材被大肆開採的時候,苴卻石卻被雲封霧鎖,藏之深山,這是不是上蒼對它的愛護呢?在端溪石、龍尾石日益枯竭的今天,它走出深山,亮相硯林,這是不是上蒼對熱愛中國傳統文化的人們的垂愛呢?

有人或許會說,苴卻石的「歷史」太短了。

是的,苴卻石「出生」的歷史是短了些,但是我們不能僅以歷史的短長論高下。試想岫岩玉利用的歷史遠比和闐玉利用的歷史要久遠,但歷代的玉器收藏家卻更愛和闐玉,和闐玉的價值也大大超過岫岩玉。壽山石利用的歷史已有一千四百多年,而田黃石的「出現」不過是明朝晚期的事,但田黃石卻是「石中之王」,其價值已達「一兩田黃十兩金」。在它們之間,歷史的長短,又何足道哉。苴卻石以它的絕勝風姿而言,不也應該是同樣的道理嗎。

自從人類社會進入現代文明以來,中國傳統文化中文房四寶之一的硯,已逐步離開一般人的生活,變成了書畫家的專用品,隨著書畫墨汁的問世,一些偷懶的書畫家也開始和墨汁打起了交道。但是即便如此,硯,始終沒有退出舞台,只不過換了一種「生存」方式,從實用變成賞玩,在它身上蘊含的中華大文化的內涵是萬古不變的。今天在全國就有著難以計數的硯石收藏家,許多文化人也仍愛以硯為齋名,諸如:「十硯齊」、「百硯樓」、「百硯山房」等等,這些都宣示著硯的生命力是如此強大,它將隨著社會發展的腳步,走向未來。

說吳先生獨具慧眼,另一個理由,是他將硯台的雕琢增添了新的內容。前面已說過了,硯台如今已從過去的實用品變成今日的觀賞品和收藏品。歷史上硯石雕刻藝術,成就卓絕,燦爛輝煌,如唐硯的簡潔明快,宋硯的方正端莊,元硯的古樸蒼茂,明清硯的雕琢精細,巧奪天工。但這些古硯身上,積澱的畢竟是那個時代的美學觀點,不能全部滿足當今人們的追求。吳先生是壽山石、巴林石的研究專家,長期浸淫於壽山石雕藝術的研究,他首先將壽山石的雕刻藝術引進了對苴卻硯石的雕琢,賦予硯雕藝術全新的內容。請看:

一頭牛憩息於一汪清水之中,牛是紫褐色的,水是淺綠色的,既表現了它們之間的不同質感,又相映成趣;

一隻貓正在草叢中嬉戲,突然間不知發現了什麼,只見它圓瞪著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眼凝視著前方,這雙眼正是利用了石上瑩瑩發光的天然石眼;

遠方有一處小橋流水人家,恬靜安祥。整齊的村舍,繚繞的炊煙,蒼勁的古樹,潺湲的清溪,像是一幅水墨畫,但這卻是一方利用硯石本身色澤變化雕刻而成的硯台;

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一方「孔雀開屏硯」,孔雀的每根羽毛上都崁著一顆熠熠生輝的天然石眼 !

在中國的著名硯石中,如歙硯、紅絲硯、洮河硯、松花江硯都是以其自然的紋理和色澤名世。在雕刻上並不太著重利用硯石上的巧色。只有端硯因了其名貴的石品被藝人們大加發揮。我們就曾看到過端硯上雕琢的牛,四周是漾漾的水波,但是這種水波只能意會,因為牛和水是一種顏色。我們也確曾看到過端硯中利用石眼雕琢過瞪著雙目的貓,但有誰見過利用端石天然石眼雕琢的孔雀開屏呢?

說吳先生獨具慧眼,還有更重要的一點,是他給苴卻硯改了一個更響亮的名字---金沙江硯。他曾經告訴筆者,任何名硯石都離不開水的浸潤,這些硯石也大都是以江河溪泉命名。而我們中華民族的母親河浸潤的硯石,為什麼不用母親河的名字來命名呢。

好一個「金沙江硯」,聽了這個名字,在我的耳邊就不由得響起了一支動人的歌曲;「長江長城,黃山黃河,在我心中重千斤......」

完全可以這麼說,金沙江硯是在端溪硯材資源已近枯竭的時候,上蒼補賜給我們的奇珍瑰寶,讓我們張開雙臂去歡迎它吧!

◎有關金沙硯圖錄欣賞,請連結到以下網址:
http://www.hinet99.net/topline/home/top-yan/index.html

Design by FADNOR Interactive Media Inc.